太空游侠(原:飞鹰启航)0002 爱的初花 折翼天使

在我刚进入飞鹰小组的这段日子里,一直是李队长带我。李队长为人很憨厚,平时一直照顾我。我空着的时候,就一直上警局的内部IRC聊天,无意中看到一个昵称叫***的账号,从聊天内容可以看出这人计算机水平极高。了解下来,原来是一家深圳网络安全公司外派到北京总部的同事。

从她那里得知,现在上头正在调查一起网瘾少年离奇死亡案件,不知道我有没有兴趣介入。

我想了想,反正我这几天空着,又有美女相伴,何乐而不为呢?只是,我在上海,怎么和在北京的同事一起办公呢?

***很聪明,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马上单密我发过来一段IP地址。原来,这是警局内部网络的一个在线协同办公系统。我打开了网址,输入了她发给我的账号密码,里面满满的都是这一案件的图片和文档资料。

我仔细一看,受害人真名叫赵家驹,网名紫色火焰。紫色火焰?这不是我以前加入的一个黑客组织的其中一名管理人员吗?

三年前,我为了学习网络营销,加入了当时的一个黑客网站学习班,因为这个网站可以找到很多其他站点找不到的0day漏洞,怀着好奇心,我便成为了其中一名学员。紫色火焰,正是当时教授我们脚本检测的老师。不久后,由于学习班开通了下线返利功能,被当时的警局定义为网络传销,几个学习班的核心人员都锒铛入狱。而紫色火焰,不属于核心人员,只是当时网聘的一名教师,逃过了此劫。不料,人算不如天算,最终还是没有逃过“死”这一劫。

我看了看紫色火焰的档案,他死时只有20岁,记得当时,我们都还管他叫fire老师。没想到,没过多久,fire老师真的被火化了……

我没有告诉***我认识他,因为我不想在她面前揭开我的这段黑历史。

文档中有一段文字被标注了红色,“经法医鉴定,死者于凌晨两点在电脑前猝死。”猝死?怎么可能,古往今来,只听说过加班的程序员在电脑前猝死,从来还没有听说过有人在家里的电脑前猝死。

“我扫描了死者的电脑硬盘,网页历史纪录里记录了在凌晨两点访问过一个IP地址。”接着,***把IP地址发了过来,我点击后,出现了“该页无法显示”的提示。

***继续敲击着键盘:“我查看了浏览器缓存,发现当时浏览的这个网址是一个内嵌远程开启摄像头代码的网页。而在系统日志中,当时的确记录了一条远程网络访问本地硬件设备的纪录。”

“这么说……”我觉得事件开始有些初露端倪。

“我初步断定,死者是由于在深夜上网时摄像头突然被打开惊吓过度而死。”

“我真是爱死你了,你太厉害了,推理得简直无懈可击。”我激动地回复了她的推论,佩服得五体投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