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2014年,马斯克带着随时可能破产的特斯拉来到中国。

新能源赛道确实是未来十年最有前途的赛车路,但他们低估了汽车制造所需资金和技术储备的需求。

蔚来董事长李斌前段时间曾说过,随着国内市场的变化,要成为具有竞争力和可持续的新能源汽车公司,门槛被提及400亿元人民币。

贾跃亭曾经嘲笑自己是最穷的首席执行官,并想象他从乐视系套现了超过200亿。

面对乐视系的烂摊子和美国造车的无所不能,贾跃亭成为许多投资者口中的“骗子”。

去年受到JCapitalResearch质疑后,SEC警告说FF进行了内部大变革,而贾跃亭自己的薪水也降低了25%。

尽管目前FF91第一准量生产车已帮助贾跃亭恢复局势,但市场做空的声音也有些回应,但是这仍然不足以应对未来的风险,因为量产仍是其能否挽救声誉最重要的保证。

如果FF未能在今年给资本市场一个很好的解释,那么将来贾跃亭将不再有机会翻身,他和他的FF也将被标记为“骗子”。

贾跃亭打算提醒外界不要忘记,我也在努力制造汽车。

如果他用这个眼光投机股票并购买三家公司,那么他可能会成为当代中国的巴菲特。

“与FF的全体合作伙伴一起,将FF做成和返回中国以促进中美双门主战略仍然是我人生下一阶段的核心使命。”经历债务危机和个人声誉崩溃之后,贾跃亭仍坚持制造汽车。

贾跃亭的汽车梦想在2017年7月迎来了关键机遇-FF + FFIE.O)成功通过与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PSAC的反向合并,获得了近10亿美元(约63.69亿元人民币)。

他希望FF能够颠覆传统的超豪华汽车品牌(例如迈巴赫S级,法拉利和宾利)的衰落。第一阶段的目标是实现全球塔尖市场行业的第一位地位,梦想很大,但回到现实中,FF需要首先突破量产的第一个门槛。

第三方独立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的研究创始人况玉清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之一是贾跃亭不良的个人信用以及自给自足的“流量”将带来巨大的麻烦公司生产和经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